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 > 万石文苑 >

默然相对——游万石植物园

信息来源: 李福寿 发布时间:2016-02-18 08:49:46
    如天如地如土如石如山如水,人总是在需要的时候才想起要利用它们。一旦喜欢上其中某一角落或某一点,便视为宝贝,欲占有之、拥有之,无计可施时,那美那好便成为牵挂成为遗憾亦极易成为块垒,甚至成为心病。与众分享,于许多人是一种幸福,于某些人也是个问题。而事实是:美好的事物一直都在着,永远都在着,可谓铁打的美好流水的人,人在或不在,它们都在。
    万石植物园就一直在着。即使在它还远未被称为植物园的时候。考据一下,万石山、万石岩、万石湖、五老峰们在了多久?万笏朝天、石笑、象鼻峰们在了多久?其久远恐凡人所能计。古今若干自不量力、不知死活、企图借山石千古之人,骨头不知所踪,即使字依然在那“摩崖”,典籍也偶有记载,无一例外的,也都将同斯人骨灰一样烟消云散。而万石们,只要地球在,他们就一定在着。
    如此,我等游园,暂借万石植物园的好,不仅要效法园中百鸟千兽,善待山山水水万千花树,与它们和谐相处,而且,最好融入其中,闭了鸟嘴,默然享受。
    那是万千植物的城市,是万千鸟兽虫鱼的村庄,我等步之所及,全是它们不可侵扰的城堡、村庄、家园或家门。况人之兴味杂然,喜乐各异,而文人墨客对天地自然之爱,所异者尤甚,让他们在广大而隐于群山之中的植物园统一时间、统一路径、统一兴趣,甚至统一游览观赏速度,难免不逼出一些貌似随和随性体谅让度一类疲惫的所谓修养来,这与植物园自然天成的纯净时空也不相宜。所幸除我而外,均为通达随喜之美女帅哥,稔熟园情,偕游甚欢。
    7000多种植物,茂生于绵延的峰峦之颠、崖壁之上、幽谷之底。它们从悠久的历史深处走来,一直礼让阳光,分享雨水,和谐共生,摩枝交叶,生生不息,那种葳蕤、蓬勃,与默静中似能听见各种各样植物“嘎嘎”发芽、吐蕊、绽放或拔节的声音。又兼万千鸟兽鱼虫,安居于漫山遍野的水库、池沼、幽谷,悬崖峭壁、林间岩间、寺前庙后,花丛草丛,各欣然怡然,满山只有钟罄木鱼之声与山涧飞瀑流泉相和,僧人诵经声与鸟啼虫唱共鸣,我等惊之扰之,委实不忍。
    尤其感恩园方给我提供了一次“发现植物园”的机会。
    移居厦门20年,植物园一直是我羁旅厦门的首要之爱。我几乎每周必游。尤爱独自深入其中,默默穿行。早期没有孩子时,曾与妻满山遍谷随路漫游,且每游履新,概不重路。四季轮回,异草夹道,万木繁茂,奇花次第盛开,隐逸的、浓郁的、清淡的,各种香杂糅氤氲,梭巡其中,发出任何声音都不相宜。我们不说话,只静默走,有时连呼吸都要轻轻然让位于吸食异香。到后来,有了孩子,为满足孩子兴趣,在园里的活动范围有所缩小,基本都在万石山下松杉园或万石湖畔草地逗留。而今,亲近植物园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。每每节假日携妻女入园,基本是沿着固有石阶或盘山公路加入众人巡游。春夏秋冬,阴晴风雨,虽老路老景,而气候轮回,风云变幻,景景不同,馨香各异。
    “园主代表”张先生于百花厅摆茶,我等小坐品茶后,绕厅赏花品香。百花厅为中式庭院建筑,重檐歇山,红柱白墙,琉璃盖顶,蓬架俨然,绕荷花池而建。池中睡莲王莲盛开。池畔路廊相连,百花簇拥。
出得厅来,一干人在本次游园活动召集人何主席带领下进山。沿着我惯常爬山常走的石阶拾级而上,过石笑,绕过万石岩寺,上盘山公路先向东后向南,一路花团锦簇,近景远景美不胜收。绕山大半圈之后,山路向下,在半山腰,何主席带我们拐进一条蜿蜒通往五老峰的山间石板路。这是我从未走过的,沿途各色奇花异木杂然夹道,常见的稀有的,大多拜同行行家指教使我首次识得。比如桫椤,蚁栖树,百香果,水杉;比如扶桑、花叶红背桂、含羞草……鲜花翠叶茂密繁盛,识花达人们如数家珍,这才是长见识,增阅历,与平常贪香之游自是大不相同。
我此段之默然,就不仅是因为享受了,而是多了些短见内怯的惶恐。
    异想生于异香,异香生于无常。人一装二,不知道有多少物事发笑,包括山上丛林中的一草一木。只有甘作空气甚至微尘,自由自在,圆融于时空之中,忘其存废生死,氤氲其中,自然乐在其中。
    故,欲发现伟大和永恒,请入植物园。
        (20160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