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 > 万石文苑 >

太平岩看雨

信息来源: 李福寿 发布时间:2016-02-18 08:51:20
    粗看,乌云密布,没有层次;细看,云野推移,浓淡有别。雨满空洒下,近看密线射地,洗树、洗竹、洗草。远看,成雾成烟,山下城市的高楼大厦渐渐隐现,隐约,直到完全被雨雾笼罩。雨打丛林的声音,始为淅淅沥沥,细细切切,如草木微语,继而,渐杂渐洪,凉亭顶、山坡下、雨棚顶、房顶,响声嘁嘁嚓嚓,如万鼓齐鸣,万马奔腾。此时,我们能看见的周遭空间越来越小,我们在山坡上木凉亭中静坐,似乎这雨,就下给我们,是在与我们戏耍。而其实,我在山中,山在城中。风雨过城,万物沐浴。
     随风向,雨线始向东北倾斜,不久,风转西南,从山峡中幽来,雨线齐刷刷向东北倾斜。细雨、小雨、大雨、豪雨,那雨点打在平台上积水水面的水泡越来越大,越来越密,直到我们看不见新旧水泡的前仆后继,风雨中所有水面全都铺满泡泡。风助雨势,渐幽渐狂,且扑且旋,带着山野木犀香、腐叶香,尤氤氲着各种花香、草香。那些草木细叶弱枝在风雨中欢快狂舞,凸显出青松、翠柏、菩提、古榕的沉静和稳重。
      小雨、中雨、大雨,相比起来,还是细雨更如一首歌的主旋律,平和委婉,一咏三叹。中雨到大雨乃至豪雨倾盆则如同强音和高潮,总是忽然而来,匆匆而去,有大海巨浪来去的果断、瀟洒,来得凶猛,去得悠然。雨一小,山下城市的楼群在浓云雨雾的背景上显影,直到呈现出淸洗后明净、清晰的明洁。被模糊的,只是远处高楼大厦的楼顶和它们顶上直插云霄的避雷针。
      这场雨,更像是一场轻轻松松、说说笑笑的娱乐集会。窃窃私语、交头接耳、随声附和、赞声连连,又夹众人会心微笑、爽朗大笑、开怀畅笑、甚至捧腹狂笑……断断续续,偶尔还会戛然而止,鸦雀无声,只有哗哗啦啦汩汩突突轻流下山、稀稀落落嘀嘀咚咚树叶上水珠坠打棚顶或阔叶的声音。这时,天空乌云在拥挤、漂移中分裂,破露出洁净碧蓝的天幕,阳光利剑般四射,刺破并烧红云层,洒向大地。别以为这就是晴了,还早着呢,也许三五分钟之后,黑云浓聚于西南,铺排向西北,漫过头顶,再次带来一场微微巨巨或大大小小的阵雨。今天一上午的雨都是这么娱乐的。
      气温很美妙。早晨下雨之前,艳阳东升,没风,气温闷躁、湿热,似乎憋着一股劲,要发一通脾气。拜凉风劝解,几个来回的阵雨过境,空气中多了些清凉和草花馨香。此时空坐山野,出离尘俗,沐浴清风,委实畅快。
    这也是天与人修炼的功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