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 > 万石文苑 >

太平岩上晒太阳

信息来源: 李福寿 发布时间:2016-02-18 08:52:22
    坐植物园山顶木屋茶座上,处万顷碧绿中,耳畔有太平岩寺僧众的唱经声,旁边茶座男女的闲谈、争吵、笑骂之声。目之所及,是山野绿肥红瘦,山下城市之千楼万窗,此时此刻,适合想些自然与人生的问题。
    天上云块飘移、聚合,阳光间或破云而下,岩石、绿林泛起湿润的灵光。这光从木屋之全景窗泻入,那点暖明朗地在寒凉淸新的山风中凸显出来,抚在脸上、手上,似乎触手可掬,使人生闭窗阻风之意。而那风与阳光是杂糅合一的整体,正因候风之冷,才更显冬阳之暖。
    山中那些鸟最懂天地造化吧,它们有一声没一声叫着,似闲言碎语,无甚主题,却给人以安宁、逸然的沐浴。显然,在这由人特别恩赐的一寓,它们久已远离骚扰、离乱,忘了生存纷扰,兀自在这里安逸了。它们于森林中祥和的存在,演绎着浮生无常,幽深,悠远。
    然众生人难入这幽深境界。虽身处胜境,然心之所想,嘴之所吃、所言,身之所穿,手之所用,乃至身之所栖,全与这环境冲突、矛盾、充满纠结。人以与万物平等之身,行掠夺、杀戮万物之实。人类似乎不屑于与自然万物分享这灵长世界,兽皮衣、牛皮鞋、牛肉干、烤鸡腿、塑料用品……一切生存、生活用度,全来自血腥杀戮,疯狂掠夺,无限度索取占有。而其中的成败、贫富、贵贱之不均,便于无常之中钢锯一样锯裂人们的人格、品性,生出万千烦忧、纠结、纷争甚至离乱。清平世界,常生乱七八糟、混乱不堪之灾。
    作为弱小个体,以渺小之躯、短暂之生,寸光之目,想寰球问题,当然愚不可及。以无法预知下一秒的世情境遇的智慧,去奢想预测未来,是何等荒唐愚昧。人之终生思考、追求者,莫过于理想前程、光荣梦想之类,其实亦属愚蠢之念。故人之所能为应为者,惟以孤独之身,求与世间万物之和乐相处。力小之人,促一己与周遭的和乐;力稍大,可促一家、一团队与周遭之和乐。如具经天纬地之才,则可促一地、一国之与世界和乐。是为人生之至乐至善矣。吾息妄念久矣,迄今素食三载,饮淡水而着布衣,心渐平,体愈健,乐之淘之,遂悟得:所谓修心养性、修身齐家平天下者,惟与周遭和乐。故欲求无憾而终,不过善学、善为、善乐、善促和乐罢了。并无须参禅诵经、求神拜佛。故人之和乐,与范围大小无关,而只与一己之当下心境有关。修炼至此,可得长生。
  故曰:
  太平岩寺观音高,
  庙大佛庄石头笑。
  生而为人不自信,
  徒拜佛偶过危桥。
  注:太平岩寺山门外有景点笑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