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 > 万石文苑 >

我喜欢你寂静中的那份生命狂欢

信息来源: 张宇 发布时间:2016-02-18 08:53:32
    阡陌世界,行者无疆。走过雪山,走过草原,走过大漠,走过湖泊。每一处,都有羁旅的风尘,都有飘泊的落寞,都有万壑空谷和冬日落花的缺憾。
    而如果你走进五老峰下拥有7000余种植物的厦门万石植物园,与花共舞,与草同生,与树狂欢,却是走向生命的礼赞,万物的摇篮,身心的驿站,灵魂的家园。
    这块翡翠般的湖光山色,如同人生的桃花源,无论是绮丽情感,还是深闺幽怨,都可以在这儿幡然皈依,淋漓尽致的体会到从指尖到足底归去来兮的快感,以及放马南山后通身宁静的悠然和圆满。
    那些峰峦叠嶂、万石滴翠、古树参天、流水潺潺、草木葱茏、奇花绚烂,曲径通幽处无不像一幅幅深绿色的油画,绿得那么浓烈性感、那么惊艳透亮、那么别有洞天、那么摄人心魄。如果鼓浪屿是女王皇冠上的红宝石,那她就是别在七仙女胸襟上的蓝碧玺;如果鼓浪屿是画,她就是诗;如果鼓浪屿是风,她就是云,云雾缭绕中,蝶蜕成茧,一花一世界,一树一菩提,你会看到世间万物的自由绽放和千姿百态;你会陶醉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风情万种,生生不息。
    虽然植物园生长着200万年前冰川年代遗留下来的稀贵的树种,被人们称为"活化石"的金花茶、桫椤、笔筒树、银杏、水杉、红豆杉、苏铁等200多种珍稀保护植物,还有珍贵的世界四大观赏树,即中国金钱松、日本金松、南洋杉、意大利柱柏以及加拿利海枣、大王椰子、砂糖椰子等等。但她绝不仅仅是一个辜负了妙龄的老处女和古老蹒跚的标本博物馆。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充满着新婚的幸福和孕育的瞬间。在这片蜿蜒葳蒙的森林中,万树伟岸坚挺,百花爱意绵绵,在石壁、在山涧、在小径、在飞檐、在湖面,在花蕊,在枝头无一不缠绵,无一不交欢,无论是白玉兰的低吟,还是三角梅的高歌,都让我们热血喷张,心情摇荡。
    植物园中遍布姿态曼妙的睡莲、王莲,无论春夏秋冬,虽然日日出污泥而不染,虽然小姑独处似水流年,但山顶上万莲寺的钟磬声依然青春悦耳,如同修行,沉静而悠远。
    其实真正的节操不在于身,而在于心。所以这些美丽的睡莲在嶙峋的山石和参天的古树中,以万种妩媚和千般妖娆,玉体裸呈地把万石湖里的一汪汪水面妆扮成一个个待嫁的婚床、每个红纬帐中都水灵灵的开着一盏粉色、紫色、白色的荷灯,每到夕阳西下月亮升起,她们就在水面悄悄地施抹淡妆、取下发簪、甩起流金泻银的裙裾摇晃起一池春水,暮然回首,活像一个个国色天香含苞怒放的大自然的女人,至情至纯,高洁超然,蔚为壮观。
    在藏传佛教中,莲花是佛的象征,象征着终于修成正果。我在布达拉宫朝拜时,一位高僧曾加持我一串刻有莲花的檀木手珠,他说戴上它,就会四海诵经,步步生莲。我也许有佛心,但肯定修不成正果。于是植物园的莲花池如同佛门“莲界”,有幸徜徉其中,若能收获一份“洁身自好”就满足了。
    植物园里还有一树,与佛有关系,而且据说只要坐在树下读几天书就可以成佛。虽然佛偈云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,但菩提树其实是有的,只是与欲望和杂念无关。
    植物园的菩提树,高达30米,树干笔直端庄,树枝遒劲潇洒,树叶为心型,而且不染灰尘,通体碧绿,闪闪发光。游人从这棵树上看不到佛教的神秘与威严,只感觉是一位成熟俊朗的男人在和你拉着家长里短,红尘俗事中,油盐柴米都是缘。
    来植物园的人,自然不是朝圣也不是膜拜,日月消长,求一份自在;云卷云舒,求一份坦荡;四季花开,求一份快乐;湖光如镜,求一份安然;鸟语花香,求一份健康;高山流水,求一个心中的气象万千;静观人生万物,人人心中都是一座植物园。
    在松涛花海中,只有清风明月,白云拂面。爱,松手了;恨,不提了;功名利禄,放下了。在人与大自然的生命轮回中,哪些是牡丹?哪些是玫瑰?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谁在这个朗朗的季节里盛开。
    万石植物园深处有一条很美的路,路两旁各种奇花诗意盎然;各种草木如梦如幻,如同天上蓬莱,人间仙境,遗憾很多人至今还没有找到这条路。
    虽然植物园的菩提树已经不问佛事,但走过这条路的众生却都已成佛。因为冰心先生说过:“走在生命两旁,爱在左,情在右,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,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,使穿枝拂叶的行人,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,有泪可落,却不悲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