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 > 万石文苑 >

这个吵吵嚷嚷又温暖的家

信息来源: 厦门市园林植物园 发布时间:2016-09-22 09:49:23
    很多人问,风灾后的植物园是什么样的,简单说就是一座大花园一夜之间变成了原始森林。创始人陈榕生老先生灾后第一次进园时,话都不愿多说,一个人静静坐在办公室不知想些什么,后辈们打过招呼后都不忍心前去打扰。
    15日凌晨刮台风,天亮后植物园开始自救持续至今,之后还要继续,目前知道的消息是10月1日才能重新开园。
     救灾中的植物园到处是一片众志成城、斗志昂扬的奋战场面。专家和技术工人自然是一直冲在前,就是平时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员工也在此时迸发出了闪光点。
    就像一个人员庞杂的大家庭,人多时看起来吵吵嚷嚷,各自做着自己份内的事情,然而当这个家发生大事件时,所有人就能迅速凝聚成一股强而高效的战斗力,荡平一切困难险阻。
 
年轻人勇挑大梁
    建园至今56年,一代代植物园人的更迭,现在80、90后的一代已经成为中坚力量。
    绿化队队长吴剑龙作为带领着几十个技术尖兵的大队长,他担子可不轻。刚当爹才满月,家里同时也遭了灾进了水,没有任何犹豫,第一时间进园抢险,开路、扶树、重栽,指挥绿化队一丝不苟。嗓子哑了,身体吃不消了,拿来移动麦克风继续干。
        (衣服湿了又干,一天下来一身的盐花,帅哥变成了卖盐郎)
  \
    李兆文新任多肉植物区掌门刚半年,遇到这样超级风灾,户外展区的大型多肉植物大面积倒伏。他配合专家、指挥工人连续七天奋战,扶树、重栽、加固,扶正大树九成以上,接下来还要清理盆栽和幼苗。白面书生已然与身旁黝黑的工人毫无二致。
    (脸黑了,那手臂还可以继续晒)\
    规建科的李传睿,一会儿修水管一会儿带人拆除倒塌大棚,天天带着施工队满山跑,,几天下来胡子拉碴,黑乎乎的,快认不出了。   \
   80后的丁友芳博士一直钻在南门引种驯化区和九纹群,抢救珍稀植物、扶正沿路倒树责无旁贷。
   张颖、林琳、李月秀、林巧梅、胡小燕、郭雅贞,清一水的88、90小姑娘,换上迷彩服,跟着省林业厅突击队的油锯手做后勤保障,去到的都是最危险最复杂的环境,爬山钻树丛送餐送水还跟着扛树干清扫断枝,野外环境恶劣,蛇虫出没,像堂主这等女汉子都怕,时不时因为山上山下沟通不畅还得委屈受气,几天下来,几乎个个蓬头垢面,皮肤过敏。这年纪的女孩儿谁不是家里的宝贝,都勤勤恳恳没有半点抱怨。
      (休息时随便这么一做,苦中作乐)
\
         (翻山越岭,保障后勤)
\
    观光车班的曹艺贞,刚休完产假还在哺乳期,抢险时身体不适,几经劝说回家休息了半天又回来继续干活。市花班的高文香八个月身孕,也是坚持冲在第一线。
      (曹艺贞)\
   梁海英是转业护士,为抢险队送医送药,遇到重伤员还要送到医院,所谓“天使在人间”。
\
    从一线到后勤,还有很多小男生小女生,跟着专家、跟着抢险队伍、跟着后勤指挥部连轴转。没有喊苦没有懈怠,前辈勤勉的精神正在新一代的年轻人中传承和延续。

各方协助,志愿者在行动
    厦门人对植物园是有感情的,可以说几乎每个厦门孩子的童年都有植物园春游的记忆。这次风灾整个厦门都损伤不小,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难处,但也就是两天后,开始有来自社会各界的志愿者陆续联系要求帮忙。19日植物园发出征集令,以团队形式招募志愿者,并派专人对接,有组织有序地展开工作。现在每天都有两三百名志愿者在园区帮忙。
 
    20日下午,植物园门口出现一群有点羞涩有点扭捏的人,他们没有带旗子,只拿了一块纸板上面贴着几个字,经询问才知道,是厦门市自主择业退役军官自行组织的志愿队,因为没有提前联系,就试探地到门口来询问。
\
    经过简单部署,他们来到蔷薇园和棕榈岛协助清运绿化垃圾。得说无论是现役还是退役,军人就是军人,干活就是效率。脏活累活不在话下,负责该区域抢险的张真珍不住口地称赞,真是帮了大忙。21日这支队伍又来了,一干又是一天。怎么说中国都离不开这些最可爱的人。
\
     
      还要特别感谢第一医院的志愿者们,都知道医生护士的工作很辛苦,她们是借着上班间隙中有限的休息机会来做志愿者的。抢险中工人各种伤病不断,正是她们的到来,极大减轻了小梁的压力,一起送医送药到一线,及时为工人们救治。
\
 \
   
   说到志愿者,需再次提醒,植物园是个山地公园,各专类园区的地质环境非常复杂,加上灾后情况更为恶劣,我们欢迎每个志愿者的参与,但为了安全和健康,希望志愿者们要有一定的准备,长衣长裤运动鞋是标配,带点防蚊药品有备无患。不同年纪不同身体情况务必量力而行,做任何工作都是对植物园的恩赐,我们都非常感激。

前辈精神感动全园
    在植物园最困难的时候,没有人号召没有人打招呼,一批特殊的老人出现了。他们是植物园退休的老专家老员工,年龄都在60岁以上。不用指导不用分配,直接前往老引种驯化区所在地奇趣园。
    “这里是植物园的根,是植物园的宝库,当然要从这里开始抢救”老蔡科长如是说。
    一听说老伙计们来了,陈老异常兴奋拄着手杖一路奔了过来。
 
    小编跟着陈老也过来看个究竟,来的路上张万旗主任千叮呤万嘱咐,老人家们做指导工作就好,千万不要让他们动手。显然,劝说是无效的。开场白都没说完,他们已经自行找准区域,动手忙开了,连外人插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接下来小编已经无话可说、目瞪口呆了,这是老人吗,这简直是超级抢险突击队啊。
     先是大的树干、树头,接着是大型树杈树枝,然后小的树枝落叶,最后清扫战场,干脆利落有条不紊,20分钟不到一大段台阶就被收拾干净了,然后继续转战下一个区域。而且等等,这全部是靠肩扛手抬,最多加根大扫把。周围围观的工人们也纷纷竖起大拇指。太厉害了。
     (陈老现场指挥抢救泡桐)
\
   (肩扛手抬,干活干净利落)
\
\
\
  (齐心协力,配合熟练)
\
    (这群最可爱的人)\
\      “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亲手建的、亲手种的,当然我们最清楚该怎么收拾。”某位前辈如此自豪地说。
     前辈们手没停歇,嘴也没闲着,欢声笑语,聊着家常。陪在一旁的小编突然回到了儿时找妈妈过暑假的时候,那时候这些叔叔阿姨们就是这样干活的呀,豪爽、自在,我说一句笑话,你亏我一句,分外亲切。这是我的童年,也是他们的青春。
     真的非常谢谢你们,亲爱的前辈们,植物园就是有你们才如此美丽。
 
    连续多日地高强度救灾,非常疲惫,然而这一股超强的行动力和向心力,却使人充满希望,这是一个家,一个虽然吵吵嚷嚷却温暖有人情味的家。
(陈琳)